您当前的位置:环亚娱乐app下载 > 贸易政策 > >
东盟能持续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吗?专家:东
发布时间:2020-06-27 09:30

 

  5月份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2.47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出口1.46万亿,同比增长1.4%,进口1.01万亿,同比下降12.7%,出口继续延续4月以来的良好局面。这张成绩单的背后是,中国与东盟进出口贸易总额的逆势上扬。

  据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前5个月,中国与东盟贸易总值1.7万亿元,增长4.2%,占中国外贸总值的14.7%。目前,东盟超越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东盟如何跃升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6月22日,商务部研究院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时代财经指出,“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叠加今年的新冠疫情影响,中美、中欧贸易量向下走,而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量保持增长,就促成了眼下位置的改变。”

  在对外贸易和投资专家、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看来,鉴于欧美受疫情影响严重且经济深度衰退,而东盟疫情相对可控、经济增长潜力逐渐显现,有很大可能继续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而且双边贸易不管是产品还是结构都在逐渐趋于复杂和深化,加速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经济格局和价值链的形成。

  对于东盟而言,正在面临一个重要发展机遇。“中国和东盟合作属于危机驱动型,对于东盟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机遇。这需要东盟国家在投资贸易的硬环境和软环境等方面下功夫,同时也要妥善处理与其他贸易伙伴的关系,强化与各大贸易伙伴的互补性。”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则向时代财经分析。

  东盟是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ASEAN)的简称,现有10个成员国: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

  自从2015年底成立以来,东盟长期稳居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2019年,中国与东盟进出口4.43万亿元,增长14.1%,东盟成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而今年一季度,中国与东盟进出口总值达9913.4亿元,同比增长6.1%;对欧盟进出口8759.3亿元,下降10.4%;对美国进出口6680.1亿元,下降18.3%。

  “在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背景下,中国也在调整出口贸易的结构。中国对美国贸易的依存度或者是依赖程度有所下降。同时,贸易合作区域变化也体现了中国贸易体制更富有弹性,可以很快地在贸易摩擦下进行调整。”王有鑫认为。

  从东盟的角度看,能否持续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呢?许利平称,“这取决于东盟能否进一步挖掘与中国贸易的潜力,深化与中国的区域和次区域(澜湄,东增区)合作,打造与中国更为紧密的产业链和供应链体系。”

  其一,美国和欧盟是中国传统的主要贸易伙伴。但美国国内疫情严重,欧盟成为全球疫情第二阶段的“震中”,这两大区域的生产活动受到的影响比较大,对进口需求下降。

  其二,由于东盟以及亚洲地区的体制优势,经济和贸易受疫情的冲击相对弱于欧美,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复苏也较为迅速。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测算,到2040年,亚洲消费预计将占世界总消费的40%。东盟稳健的经济增长和较大的经济增长潜力,将支撑它与中国之间双边贸易往来。

  最后,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全球价值链正在形成三大区域中心——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以德国为中心的欧洲,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区域。最近两年,区域贸易一体化进一步深入,随着中国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带来中间零部件、制成品、最终消费品的双边贸易的增加,进一步繁荣了区域内的贸易。

  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对中国和东盟的贸易起到刺激作用,贸易替代效应促成东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过去,中国对美国出口多是如鞋帽一类的劳动密集型产品,进口则是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较多。而目前,东盟与中国更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或是中间品的贸易。

  该如何看待贸易产品结构的差异?白明指出,“目前欧美依然还是世界的主要市场,虽然有一部分的业务被东南亚占去了,但中国与东盟很多国家的合作是互补关系。”

  白明补充道,“东盟在供应链条中,一定程度上是‘二转手’的角色。东盟对欧美的出口也越来越多,但东盟国家的产业链不完整,只好更多从中国进口,特别是零部件方面。短期内东盟对中国的依赖度越来越强,至少现在是一个上升期。”

  正如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在专著《溢出》所言,中国制造业向越南的“转移”,实际上是中国供应链向东南亚的“溢出”。

  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中国对东盟的出口以农副产品和轻纺产品为主;进口以原材料等初级产品为主。90年代之后,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进出口数量和比重均逐年上升。2000年中国对东盟出口机电产品约占东盟出口的40%;从东盟进口的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在2000年分别占东盟进口总额的43%和32%。

  因此,虽然中国与东盟的贸易无法完全弥补欧美与中国贸易总额下降带来的影响,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贸易的缺口,而且这种态势给中国带来了发展机会。

  王有鑫指出,“中国可以将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亚洲区域内进行优化调整,集中精力发展高端制造业,从而巩固中国在全球分工格局上的优势地位。”

  在白明看来,这是区域经济合作的动力所在,“全球化的资源配置讲求效率,不舍近求远很正常。这是以中国为中心的产业链在东亚范围内的延伸。”

  中国和东盟的贸易结构不断优化升级,怎样加速彼此国内产业结构的升级?许利平则认为,人力资源水平是产业升级的重要因素,要引导彼此国内产业升级需要深化人力资源合作。

  “一方面培养产业升级所需的人才;另一方面为技术创新或升级奠定基础。在互联互通、农业、能源、数字经济、海洋经济等方面开展投资合作,特别是在澜湄合作、东增区等次区域合作方面,加强双方投资合作。”

  2019年12月26日,在东盟进入第五年之际,东盟秘书处发布年度《东盟融合报告》指出,东盟以3万亿美元的体量跃升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较4年前上升两位。东盟对外贸易规模达2.8万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了23.9%;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规模达1547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了30.4%并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早在2015年东盟刚成立,东盟轮值主席国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曾表示,东盟有可能在2030年成为继欧盟、美国和中国之后的世界第四大经济体。虽然从成员国的构成来看,东盟十国只有新加坡一个发达国家,其余都是发展中国家。

  在王有鑫看来,东盟成为继美国、欧洲、中国后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不是没有可能。他认为,从全球经济增长格局来看,呈现东升西降的趋势。东盟的经济增长速度在全球也是比较高的,预计未来5—10年仍然会保持6%左右的一个高增长。

  “现在包括越南、马来、菲律宾,在承接新一轮国际全球产业转移上有比较大的潜力,而且东盟的基础设施在不断完善,劳动力的素质在不断提高,其人口总量、劳动力总量也相对比较年轻化,所以是有这个可能。”

  王有鑫坦言,欧美或者日本这些发达经济体,现在都陷入了经济增长的停滞期。如果东盟能够持续保持5—6%的高增长,而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继续维持在低迷态势,此消彼长之下,在未来的10—20年之内,东盟是有机会继续提升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 ”